若者のすべて

我爱冒着恋爱泡泡的文学青年,爱nerdy punk,更爱波波老师。

Show Your Balls:

En déshabille衣冠不整

JayTim|AU-Tim从未被收养|OOC|自我放飞夹带私货


“——没听到你说什么。”

“香水打折至七成!”

“等着你个——”

“你找谁?你找错了。”

“她就是看不惯我……没什么道理可讲。”

“我恨这个没人好好说话的世界。”

傍晚时分,Jason Todd疾步走着,他的靴子跟敲在瓦砾黏合成的人行道上。而如果这个世界如他所愿,那么人行道应该都是不会说人话的脑袋,Jason一脚一个,脑浆迸裂,他在一旁拍手称快。

这其实不能怪他。他正要回老宅。他已经三个星期没回去了。三个周末。他早该回去的。Wayne们就喜欢在周末装出一副乐融融的大家庭的模样,不知道是想骗邻居还是骗自己。平心而论,那些周末聚会并没有这么坏,只是这三个周末——

Jason很忙。

忙着从一个又一个“薄绿色的星辉”、“凄厉的声线”“足以击溃最后一道防线的力度”以及“如同玉液琼浆的罪人临死挣扎”中活着回来。

他刚才收缴了一堆关于某位波拿巴先生生平的书(它们都十分厚重而且适合给自称对18世纪欧洲史有兴趣的一年级本科生炫耀)。今天下午Jason的两个助教因为这个法国最有名的矮子而大打出手,因为其中一个人说的一句话:“拿破仑这个婊子”。

拿破仑可以看作是一个婊子

在某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称拿破仑为一名婊子。

我个人看来吧,拿破仑这个人有时候看起来挺婊的。

在这么多种表达方式中,他偏偏选择了一句“拿破仑是婊子”。

“我们怎么能保证他人正确地理解自己的意思呢?当我们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的时候。”Jason闷头想:“‘从童年起,我便独自一人/照顾着/历代的星辰’,如果让你直觉地给这首诗起一个名字,觉得它是什么?‘天空清理指南101’?‘如何度过童年’?‘一个没事干的小孩’?而这首诗的名字其实是‘孤独’。”

当我们采访自杀者的亲友时,他们大部分都说着什么“我真想不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她看起来挺开心的啊。”“他平时不是得了抑郁症的样子。”类似的鬼话。

人有时候能意外的敏感,也意外地迟钝。急于对自己涟漪一般的情绪下定义寻找出口,面对早就被更智慧的心智总结出来的显而易见如雷贯耳的道理置若罔闻。说不定鱼群和蜂巢都比聚集在一起的人脑袋更加聪颖。

“再这样下去你会孤独终老的。”迪基鸟对他这样说:“你不能总是因为别人没有你这么愤世嫉俗而拒绝抱抱,Jason,你得接受这个世界上简单的思维,就像接受甜麦片早餐一样。”

谁他妈在乎孤独终老。Jason总可以跟他的维多利亚小说一起安然度日。只要那些简单的头脑不来打扰他,他过得比谁都快乐。Dick总是为自己的坎普品味找借口,只有天下第一蠢货才相信他。

Jason Todd是个快乐的人。Jason Todd十分满足。Jason Todd过着他自在的生活。Jason Todd,如您所见,就是需要额外课以重税的那一类快乐单身汉。他不需要别人理解他,他也不需要理解别人,他——

“嗷!!嘿!看着路!”

关于拿破仑每个人所需要知道的一切砖头们散落了一地。一个小混蛋——成天挂着耳机踩着滑板晃荡在街头的那种小混蛋——一头撞进了他的书里头。

Jason气急败坏,但是他能做什么?把整个上城的小混蛋们都抓回去上礼仪课吗?骂骂咧咧地,他半蹲下开始收拾一片狼藉。

“……狗屎!我、哎,我——”那小混蛋一脚踩停滑板,摘下耳机,十分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发,一边也蹲下来手忙脚乱地帮着将纸质砖头们搬起来。他一边嘀嘀咕咕地道歉:“太对不起了,我不该……实在抱歉!”

……这倒是比较稀奇了。Jason撇撇嘴,停下了嘴上毫不客气的教训,默不作声地拍干净封皮和书脊,顺便检查几本不幸被撞翻倒扣在人行道上的内页有无被折损。且不论书本内容是多么的自命不凡,它们也不值得被这样对待。

此时太阳已经跑过地平线,余下天边夏日莓果味意大利冰激凌一般颜色的晚霞。如无意外,Jason要迟到Wayen家的晚餐了。倒不是说他在意自己是否迟到,但是此时面对着一地狼藉的书,他的内心仍背叛似的浮现一丝急躁。

“你急着去哪儿吗?”帮着捡书的小混蛋——穿着阿宅笑话T恤和破洞洞牛仔裤,腋下夹着跟垃圾流行文化本身一般毫无章法的滑板,脖子上挂着价值不菲的耳机,深色头发与哈利波特如出一辙的凌乱,他的眼睛是蓝色的——此时小心翼翼地问他。

Jason耸了耸肩,嘟囔:“算是吧。”

“这样吧。”小混蛋把原本挂在肩上的背包挪到面前,掏出一个活页本和一支笔,说:“如果不急用这些书,能麻烦你写个单子吗?这都是我的错,不能让你因为我的错继续耽误时间。我把它们收好,再送到你需要它们的地点,如果需要修复破损或者赔偿,之后我们再商量,成吗?”

Jason一时语塞。正要拒绝,本子和笔被塞进了他的手里。

然后他开始写下所有遗落书本的名字。

还有他的名字。

还有他的手机号码。

“Jay?”小混蛋看着他的名字念道:“实在对不起,Jay,我是Tim……这是我的电话,还有邮箱,还有公寓地址——我发誓我不是个二手书商。真希望我们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认识。不过我也不能抱怨。”然后他腼腆地笑了笑,扫了一眼书单,做了个鬼脸:“啊,拿破仑这个婊子——抱歉,我实在讨厌这个科西嘉人,我三年级历史论文就卡在他的生平上。”

然后他把本子和笔收了回去,接过Jason手里的书,请他先自便离开。

然后Jason就这么走了。

他的眼睛是蓝色的。Jason想。



Alfred今天设计的菜单包括竹笋鸭肝、山羊奶巴巴洛瓦配橄榄油与盐之花、慢烤芋猪肉和荔枝慕斯配椰子味冰淇淋。

Tim的t恤上写着“物理是理论的,但乐趣是真实的”。

Bruce问他最近怎么样,Jason胡乱答着;Dick挑剔着他的斜纹呢外套:“你不觉得它让你看起来起码老了10岁吗?”Cassandra细细观察他心不在焉打发Dick的模样(“我在文理学院上课,Dickhead,我不需要亮片背心。”);Damian偷偷把盘子里的食物喂给躲在桌子底的提图斯。

Tim的滑板底下喷着一个“π”、一个班克斯的老鼠、还有一个撒旦崇拜的图案。

晚饭后Jason跟Alfred一起看浪漫芭蕾舞剧,连阿尔博特被紧身裤兜住的过于暴露的蛋蛋都不能分散他的注意力。

Tim的头发有薄荷和迷迭香夹杂着汗水的气味。



Jason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忒弥斯女神在他的床上盘腿坐着。

“坐。”Cassandra吩咐道。

Jason“噗通”一声坐到床沿。

Cass郑重地打量了他两眼。然后举起手拽着Jason的耳朵,左右晃了两下。Jason被扯得倒吸冷气,然而他不敢动。

满意地点了点头,Cass确认他不是被什么神怪附身着魔,于是只剩下一种可能。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Cass问。

Jason一头雾水。

“他,你今天遇到的。但是你其实早就认识的。你之后要共度终身的那个。”

Jason满脸通红:“开什么——”

“Jason,回答问题。”

Jason求助地望着Cassandra,Cassandra铁面无私。

双手埋进湿漉漉的头发里,Jason闭着眼睛,缓缓开口:“……他是一个小混蛋。”

Cass露出斯芬克斯的微笑。

“我不明白——我——他完全就是我期待的反面!他跟我一点都不相似!他莽撞!又花哨!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品味有多糟糕!轻浮,又轻信……谁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给别人公寓住址?!他——”

“但是你遇见他了。”Cass毫不留情地打断他。

Cass然后给了Jason一个祝福的吻,忒弥斯离开了他的房间。



Jason自由自在的生活的角落里,不是没有一个被期望堆积的完美合成体:也许他们一起喜欢浪漫芭蕾舞剧,也许他们一起喜欢新浪潮电影,也许他们一起喜欢巴洛克水上音乐,也许他永远不会武断地说“拿破仑这个婊子”。

但是Tim遇见了他。

Tim的眼睛是蓝色的。

这就是他所需要的全部了。




FIN

---------------------------------------------------------

从童年起……历代的星辰,白鹤林孤独

忒弥斯是希腊正义女神。

A/N:私货太多,没有剧情,场景老套,自由放飞,作者表示接受谈人生。本来说好du生日(……)要写一个激情四射的仓库play,然而现在已无能到只能产小清新了。十分对不起du

Jason和Alfred看的是《Giselle》,平时看到最后一幕他会哭。把小蜘蛛在电影里面穿的t恤给了Tim,然后Tim就变成nerdy punk了。

每次song-fic都很放飞。然而十分喜爱这个ost,算是卖个安利。


评论
热度(157)

© 若者のすべて | Powered by LOFTER